专属橘子的小树洞

最近易燃易爆炸

每次炸完都觉得无比愧疚,明明都是爱自己的人,自己在消耗些什么

真讨厌这样的自己

阿单循see you again真是难受得不得了,看速7的时候都没这么难受。
去翻Paul的粉丝微博,发现那已经是13年底的事了,却不觉。
这段时间又开始想生死无常,这实在是一个我怕得不行的一个词阿。
心里不停默念重要的人都要在身边好好的阿。
总是一到晚上就惆怅阿。

每次不管发多么模糊人脸多么小的大合照他总是能找到我(・ω・)ノ

民谣不该只有小情小爱,马頔之类的听两首就腻了万青不会。

学校的樱花开了
如果你也在,我俩应该会比着看谁拍得好,然后谁也不服谁。

而我在热闹的人群里努力拍下来发给你时,感到落寞。

唉连这种无人能诉产生的孤独都无人能诉。



最近买了很多很多东西,一个接一个的快递,每次压力大的时候就喜欢逛淘宝,感觉货币与交易其实很单纯,相比于所在的生活。其中就有这两件情侣T恤。周末会买和他同款的电脑,他也买了我很喜欢的老款匡威情侣鞋。

一下多了这么多件情侣属性的小物,还是挺甜蜜的。以前对情侣件并没有太在意,但是毕竟不在一起,想着它们的存在或许能创造某种联系与念想。

怎么说呢,就像电影的蒙太奇感镜头一样,知道他在另一个城市里,穿着它们走过了我尚还陌生的路,经历了我之外他的照片里见过的景色,而我在同样的装束里,走在曾经相挽走过的路。我在电脑的这头追着周更的美剧,而他是不是在另一头兴奋地玩着极品飞车呢。他不怎么打游戏却特别喜欢赛车游戏,每次和他谈起这个他都很得意与兴奋,说着自己买了哪些性能很棒的车,就像一个十岁的小男孩。真可爱。


分界


大一下来得令人抗拒,学习学生会和繁琐的转专业都让我感到心累。
纠结了很久转专业的事宜。临床本硕确实好,无论是前景还是薪资,而且很崇高。他也希望我学医,但我总觉得跟我的追求并不相符。下定决心转自己很喜欢的翻译专业,开会后得知希望渺茫。还在踌躇满志却已并无可以踌躇满志的机会,这样的不由自己,确实是很沮丧的啊。




妈妈在意我的前程,所以转不了也并不沮丧,他不了解我的感受,反而觉得很开心。  只有我在伤心而已。




专业课依然难熬吃力。这样的状态我自己都嫌弃。
想感叹些什么又觉得做作。正在上的马原课上放着俞敏洪的演讲视频。“大学四年是最能留下美好记忆的几年。”我翻了个白眼就又戴上了耳机。


He has a perfect girl in his mind, but not me.
He loves her face,her writings,her talent.
He loves the free life she shares in the net.
He bought the little things she made,and keeps them carefully.
I may wonder,would he choose her instead of me once he had a chance?

I do not wanna find out these at all.
Jealous and angry.
Hush.

第一次看live,voxlivehouse,陈粒
简直不能更棒,再好的录音的歌也比不上现场的感染力。偶尔的破音啦忘词啦我完全不在乎啦,反正感觉整场一直在傻笑。
还有,要被她和祝星掰弯啦,不要更帅,穿中山装的祝星还叫着“我去给陈粒收拾行李”从我身旁穿梭在人群里啊啊太帅(捂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