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属橘子的小树洞

想记下点什么,思绪莫名奇妙的堵着睡不着。
在看系统解剖看得昏天黑地之前,我追了5集实习医生格雷,在争分夺秒的备考期末期间安慰自己说这是给自己学习的动力。
本来不是一个看剧容易哭的人却每一集都看得泪流满面,可能是隐隐的代入感使然。我在剧中感受到了什么呢,有病人们强烈的生存渴望,有医生在专业冷漠的职业规范和他们内心感性认知之间的矛盾,有人性最本真的善恶,有面对生死的恐惧与坦然,也有面对人生残酷的选择面前的软弱与刚强。医生在很多病例前是无能为力的,在拼尽全力后只有一句 “We have to let he/her go,time of death…”每次看到实习医生们因为没办法像主治医师那样理性而专业,哪怕在主治医师已经准备好宣布死亡时间时,仍不听劝地用力地对病人做心脏复苏,嘴里念叨着“come on,come on”,我的眼泪便再也止不住了。
对啊无能为力,医生当然,也是会无能为力的啊。所以,Dr.Burke对不理解他宗教信仰的Cris说,当我被无力感包围时,我必须相信一些比我强大的力量。我明白这点,我也知道要做好的医生要有足够的理性与坚强。但在我成为那样之前,让我难受一把吧。
看完剧后的不久,得知了姚贝娜病逝的消息。晚上室友从她妈妈那得知她奶奶将不久于人世。
虚构与现实重叠起来的感觉是很有冲击力的,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就让我更为难过,就是单纯的难过。生死本就无常,但还是为此伤心,也是为那种无能为力感包围。

愿一切安好吧,也愿我在拿起手术刀时,能专业而坚强。

“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挺好。

评论

热度(2)